聾啞產婦堅持要生下寶寶!當她用紙筆問寶寶性別時,醫生卻說不出口!寶寶竟然...

15156494851668.jpeg



她叫小慧,一個聾啞人,是今天晚上在我們醫院待產的 產婦 。



因為不會手語,我們之間的交流只能用紙和筆。

Advertisements



今天晚上我準備了四張紙條,分別是「用長力」、「不要動」、「深呼吸」、「堅持住」。



我在心裡默默祈禱,希望今天的產程一切順利。



小慧很堅強,雖然宮口開了8指,宮縮 很頻繁,但她卻很安靜。



到了第二產程後,小慧的 宮縮 有些無力,我不斷地寫著,反反覆覆告訴她怎麼用力,



如何調整呼吸,不大會兒功夫就寫了七八張紙條。



我看了一下 胎心 監護記錄,基本都在120bpm以下。



一旁的張老師馬上戴上手套做內診。「快告訴她,用長力,用足了,朝我手的方向用力。」



然而 試產 之後,胎心 監護數字突然發生變化,胎兒有宮內窘迫的跡象,必須加用催產素,馬上準備準備新生兒 搶救 設備!



「好,再用力,不要停!」 張老師大聲地喊著。



可是小慧已經停止用力了,這陣 宮縮 也過去了。

Advertisements



我馬上拿起紙條告訴她:「用力啊,不要停!」又是一陣 宮縮 。



我們一邊盯著胎心監護,一邊調整著 催產素 的滴速,



可是 胎兒 還是沒有出來。產房裡只有我們焦急的叫喊聲。



再一次 宮縮,我著急地比劃著,寫著。終於,張老師托住了胎頭。



瞬間,我全身高度緊張,舉著紙條鼓勵小慧加油加油再加油!



胎兒終於被拉了出來,我馬上寫道:「寶寶出來了!」



然而,在我們給新生兒吸了幾次 羊水、用力拍腳底後,孩子卻沒有哭聲!大家的神經再一次繃緊。



必須馬上搶救!我們圍著這個剛出生的孩子,開始了新生兒心肺復甦。1、2、3——1、2、3——進行著 胸外按壓,



同時跟著節奏給氧,幾十秒後「哇——」一陣嘹喨的哭聲。



15156494854560.jpeg

Advertisements



不能停!必須繼續給氧和按壓,看著新生兒的皮膚一點點由紫變紅,按壓停止了,新生兒的肌張力一點點恢復……



「男孩、女孩?」小慧把紙條遞給我。」



「一會兒你自己看。」



因為醫院有規定,新生兒的性別必須由母親自己看,儘管我知道是一個又白又胖的男孩兒。



「寶寶剛才怎麼啦?」 小慧接著用紙條問。



「沒事,寶寶在肚子裡不太好,已經處理了,現在要吸一下氧。」怕她著急,我把搶救過程簡單化了。



五分鐘後新生兒評估,寶寶情況很好,被移到了新生兒床上。



小慧仰頭看著自己的孩子,流下了幸福的淚。



那一刻,我的眼淚也跟著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看完後是不是覺得《夢想向前進》分享的文章很好呢?想看更多好文,請繼續向下看另外一篇文章


 

 

15156494857640.jpg

Advertisements

 

 

哥哥犯事,我含淚嫁給惡霸,五年後,回家一看,我大聲叫好~


 

 

我今年23歲,本是李村一戶人家的閨女,那年18歲,我被連哄帶騙,當作交易的籌碼,嫁給了鎮上的一個「惡霸」,

 

 

後來兩人出外地打工,從此我也斷絕了和家裡的關係。

 

 

說起為什麼嫁給惡霸,我仍記憶猶新。

 

 

那年,寒冬臘月,幾個催債的人敲響了門,領頭的就是我的前夫,

 

 

他們找我哥,向他索要賭債,否則就揚言要滅我全家。

 

 

那個惡霸我認識,是鎮上中學的輟學男生,在鎮上依了老闆做靠山,從此肆意妄為,

 

 

以前還向我表過白,但我一直都是拒絕的。

 

 

15156494865523.jpeg

Advertisements

 

 

爸媽一番商量後,就提議能把我嫁出去,從前的債務全免了。

 

 

惡霸想都沒想,也同意了,不顧我的反對,把我嫁了過去。

 

 

我總是反抗,也敵不過一個男人,就這樣,有了一次、兩次、三次,就老實了,也認命了。

 

 

第二年春,我跟著他外出打工,接著偷溜,然後和一個男人遠走高飛了。

 

 

因為我無法接受這個惡霸,我打心眼裡就不喜歡他,更和談會真的嫁給他?

 

 

15156494868890.jpeg

Advertisements

 

 

時隔五年,我前陣子回到了曾經的家。

 

 

一直埋怨憎恨父母,他們當初的決定,無疑就是把我推向深淵的黑手,我發誓不會原諒他們的。

 

 

看著破敗的房子,那個生我的女人,病倒在床,家裡看不見一件像樣的傢俱,

 

 

我知道,我哥那賭性還是沒能改過來,這個家也快垮了,馬上就要剩一堆破瓦了。

 

 

15156494865168.jpeg

 

 

臨走時,我聽見房裡那微弱的喊聲,我沒有說話,把包裡的3000元紅包拿出,放到臺上,轉身便出了門。

 

 

我知道,這輩子,哪怕他們生老病死,也不再和我有任何關係了,

 

 

當初他們絕情時,就應該料到這樣的後果,人生沒有後悔藥,一切都已經晚了。

 

 

我長歎了一聲,好,很好,便出了村,繼續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只記得自己,無父無母。

 

 

朋友說,我做的太絕情了,不該如此,可事實上,我做的有錯嗎?真的有嗎!?

 

 

line facebook2 del doc dollar edit exit facebook fans follow hongbao ia like line2 medals menu message message1 modify params params1 pay print recommend search service setting user user2 web write doc2 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