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揣著種種罪惡怎麼能活的開心呢?

懷揣著種種罪惡怎麼能活的開心呢?

菩提路學誠法師的博客學誠法師2015-06-17 16:53

我要分享

15

2012年11月23日,約三百名求戒者在廣化寺得受沙彌戒。

按照傳統叢林的儀軌,恩師為得戒和尚,與另外兩位上座法師在大雄寶殿為我們傳授了十條沙彌戒。持這十條沙彌戒數天後,再受二百五十條的比丘戒。

受戒雖然只是用了半天的時間,但之前十多天種種的儀軌在悄悄引導我們的內心準備接受生命中從未有過的深刻反省。

得沙彌戒的前一天,儀軌叫「本堂發露」,內容大致是要把我們從小到大所做的惡事、錯事,乃至內心深處最見不得人的事情,一一懺悔出來。

當然,這完全是靠個人的發心,也沒有人逼迫,儀軌就是這樣。能在當中領受什麼,完全在自己。



14399639225633.jpg


活在當下(資料圖)

整個儀軌非常的傳統,有嚴格而複雜的唱腔、唱詞、跪拜,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從我們之前學習到的反映原始佛教的律藏里看,佛教在中國漢地,形式上已經大不相同,音律、用字措詞、衣著、生活方式等等,依然是佛法的精神,但表現上已完全漢化。難怪有人說佛教是一種文化。

有一位上座法師後來告訴我們,有的儀軌已經失傳了。非常可惜。

把佛教如此完美地和漢地文化結合起來,都要歸功於祖師的智慧,這些祖師們實在是太了不起,他們精通出世的覺悟之道,又精通入世的音樂、建築、戲劇、文學、詩詞,把無形無相的佛法精神和面一樣揉進了中國文化中,兩千多年走下來,讓我們這些後人還有機會契入。

之前大家都比較關心的打人,就發生在「本堂發露」的流程中。

當天,三百人在大殿里拜佛,先叫出去一撥人,到兩個偏殿,一次三個,不一會兒就傳來噼里啪啦的擊打聲,聲音非常響,有的聲音很沉悶,在外邊的人至少聽的心裡會有些忐忑不安,有人悄悄議論,打的真狠。

打了一會兒,被打的低頭出來,換下一撥。

輪到我的時候,進了偏殿,才發現,最沉悶的聲音,是來自引禮法師的驚堂木拍在桌子上的一塊木板上,殿里的陳設和古代審犯人差不多,本來這個程序就叫審罪。

兩邊站著幾位法師,手拿香板。

引禮師厲聲喝,有沒有殺過生,有沒有偷過東西,有沒有說過謊,做過什麼壞事都趕緊說出來,趁這個機會趕緊說,要痛切懺悔,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不管我們答什麼,香板都會打在後背上。

其實,並不怎麼疼,中國漢傳佛教的香板看起來唬人,但設計的不是真為了打人,手持的那頭又寬又厚,打人的那頭又扁又窄。聲音很大,但不是很疼。

想必這也是祖師的智慧和苦心吧。

主要是對我們的內心產生的一種震懾,如同對心靈的洗滌。在那樣一個情景下,不由得就對自己過往生命進行盤點,不知不覺中往事如電影一樣清晰地浮現在眼前,不懂得懺悔的時候,就會愚蠢地覺得自己還不錯,甚至還會津津樂道,對別人說自己過去如何如何什麼的,如今懂得反省和懺悔的時候,才發現,這分明就是無惡不作,一無是處的生命呀。

有的師兄懺悔的痛哭流涕。也有的師兄比較有心計,生怕打的不夠疼,事先去洗手間,把毛衣脫下來,好讓自己領受的更深刻一點。事後,師兄弟私下裡交流了一下,感慨萬千,人啊,無知的時候,做錯事是沒有底限的。這個世界上,光靠法律是不夠的,一定要有正信的宗教對心靈有約束,讓人能夠隨時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和所言說。

佛門裡有個比較專業的詞叫「身器清凈」。

經過痛切懺悔后,才能更好地受戒,得到清凈的戒體。

整個儀軌、過程很嚴密,真切地讓自己發起了斷惡從善的心,從頭到尾,內心裡除了自責、愧疚、慚恥之外,還有就是一心一意的發誓永遠永遠不再做那樣的錯事,永遠永遠要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清凈的人,生生世世要做個好人,善良的人,不傷害別人的人,只有這樣,人才有快樂可言。否則,懷揣著種種罪惡怎麼能活的開心呢。

沙彌十戒中,前幾條,不殺生,尊重所有的生命;不偷盜,不用任何手段佔有他人的各種財物;不淫慾,萬惡淫為首,從此跟這個生死大患一刀兩段;不妄語,不說謊,以及不說種種的粗話、傷害別人的話,影響團結的話;不喝酒等等。

後面還有幾條,大致的意思是,要做一個簡樸的人,不浪費、不驕奢、不貪婪的人。

每一條,都有詳細的解釋,佛陀制定這些戒律,都是能夠具體行持和操作,要是不小心犯了,依輕重有懺悔的方法,但前面幾條叫根本罪,沒法懺悔。必須如護命一般護戒。

從受戒前到受戒后。按照引禮師的說法,就是要讓我們脫胎換骨。(文:學誠法師)

line facebook2 del doc dollar edit exit facebook fans follow hongbao ia like line2 medals menu message message1 modify params params1 pay print recommend search service setting user user2 web write doc2 eye